中华聚闻网是聚焦国内外企业品牌新闻,关注企业最新事件和活动,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商业新媒体。关注品牌、聚焦商业!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创业 >> 营销 >> 正文

张维功:风雨中做事,阳光下做人 | 十年二十人

 Date:2018-06-30 14:57:15    来源:    作者:   访问:464   

坐落在北京通州的阳光金融城,黑瓦红墙的欧式风格十分典雅,正门有两面嵌在建筑上的巨大铜牌格外显眼,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,却不是领导,而是普普通通的工人的名字——他们都是当年建设阳光金融城的工人

作为阳光保险集团的董事长,张维功在这面铜牌上刻上了这些工人的名字,他说:“在中国,我们应该记住他们。”

2004年,张维功是保监系统最年轻的正厅级官员,前途一片光明。但有一天,他选择了归零,他隐约看到了中国保险市场的空缺。

从张局长变成张董事长的8个月里,他一共拜访了389家陌生企业,在前四五个月内,却没有一家企业与他签下股东协议,这是他生命中最狼狈不堪的8个月。当回忆起那段时间时,张维功放慢了语速:“当时就是失望到一种几乎有点绝望的程度。”

时间并没有辜负他,8个月的摸爬滚打,让他收获了同样价值观的股东,也让张维功在2004年12月底拿到了国家的筹建批复

张维功在访谈中提及,做企业就要“顶天立地”:“顶天”就是要有足够高的一个战略观,关注国际和国内的宏观大势;而“立地”就是扎实落地,关注到每一个细节,关注到任何一个员工的发言和讲话

顶天立地的企业家们,无论是“汽车疯子”李书福,“玻璃大王”曹德旺,专注几乎是他们的共性,张维功也如此,创业十余年,他始终秉持着“农民心态,工匠精神”,勤勉耕耘。

在阳光金融城里,有一组创业者雕塑,张维功特地强调,把自己做小一点,有感恩之心,感谢土地,感谢老天的帮忙”。就像一个老农,怀抱着一种最原始和最朴素的、对天地的敬畏之心。

也许,一个企业家、创业者的成就,就是这顶天和立地之间的距离。

8个月跑389家公司,我找的不是钱

吴晓波:当年为什么张局长不当,去当张总了?重新创业,你等于是两个归零,第一是身份归零,第二是股东归零。

张维功:第一,我在体制内,就没觉得是个官,觉得它只是做事的一个岗位,辞职其实就是想丰富一下人生。我在体制内,做过国有企业,也做过国家机关,但是没有自己去创个企业,到底感觉怎么样,想体验一下。

第二,2004年前后已经8年没有批中资保险机构了,当年准备放开,这对保险业来讲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。

从另一个角度讲,中国的保险业太弱小了。中国要迅速地做起来,因为这个行业经济是严重滞后的。从保监会的角度,一个方面不愿意我出来,一个方面也希望,市场上有想干事的人不断地把保险业的事做好做起来。

吴晓波:其实你在保险公司待过,在监管机构待过,出来做一个民营的保险公司,是很有保险意识、行业意识的人。

张维功:人生没有白走的经历,原来在体制内,做国有公司,包括后来保险监管的经历,对我做企业是有巨大帮助的,因为很多东西是潜移默化的,对风险的认知、对行业未来的判断以及对企业自身的战略主线的确定,都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阳光保险完全是我们这几个人出来以后,按市场化逻辑组建的企业。当时我是8个月跑了17个省,谈了389家企业。而且所有的熟悉企业我都不找,全部找陌生的。其实找的也不是钱,更多找的是这种共同的价值观和理念。

要以实业的心态做金融

吴晓波:你怎么看保险公司进入上市公司,包括有些公司不断地举牌?

张维功:我们要去支持企业,同时从好的企业中获得回报,我的观点是不要去控制企业,因为我们没有这种能力和专业。

投资企业,第一看企业,第二看团队,看不好的团队一个都不要投,看好的团队进去我们就支持他们。

投资最重要的是名声。如果名声不好,将来是获得不到好的项目。而且这个名声、口碑的获得是一定要靠时间,靠实践来让大家去认可的。

我们现在投资了大概200多家上市公司。我们不是任何一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也没有一家股份是超过10%。有两家企业曾主动希望我们当第一大股东,我们到现在都没做,我们是坚决不干的。他们这些年下来都知道,阳光是他们坚定的支持者。

我真心要做一家不同的医院

吴晓波:你办了一家医院?

张维功:这是我们两年前投资开业的一家医院,阳光融和医院。两年的时间就成为当地口碑最好的医院,获得JCI六版的认证(国际上对医院安全和管理服务的评价最认同的认证)。山东只有1家,中国现在有7家(JCI六版)。

吴晓波:你自己去看的医院?

张维功:做融和医院前,我看了20家世界上顶级的医院,其实我看的是两件事,第一是他们的理念文化,第二就是他们的模式。不仅要适合地区本身,还要符合中国的特色,符合国际化的逻辑。我要让医院所有的工作人员看到,我可不只是说说,是真的在做。

举个例子,他们在筹建的过程中,我看的第一个是太平间,第二个是祈祷室。

太平间之所以如此重视,我是有亲身体会的。我父亲1996年车祸去世,司机肇事逃跑。找到我父亲的时候是在医院的停尸房,打开的那一刹那,这一生都是刻骨铭心,终生难忘:自己的父亲辛辛苦苦了几十年,最后这样走了,你看那根本不是放人的地方。

这对于我一辈子是刺激很大的事情,所以我一定要把太平间做成医院最漂亮的地方。我建议太平间不要叫太平间,叫安息室。因为医术再高,也有无力回天的时候,但我们对逝者的生命必须表现出最大的尊重。

建祈祷室,是因为老百姓得了病靠什么,除了有医保以外,第一是靠家人、亲戚;第二就是靠祈祷,他要有这么一个寄托。既然老百姓有这个需求,我们就要建。

医院的急诊中心不是以舒适美观为第一位的,而是节约时间,节约10秒钟抢救一条生命是最重要的,再好的动线不如没有动线。

我让他们把医院的外墙打开,让救护车直接开到抢救室门前,省掉最浪费时间的抬担架的过程。

现在不管是什么人来看,他们都觉得这是全球最先进的理念。只有领导不断地钻研,大家才能知道公司的最高层是真心做一家不同的医院,所以要求会慢慢地变为医院的一种自觉行动。

吴晓波:你是给每个员工的父母,退休的父母津贴?

张维功:我从2010年开始,三年以上员工的父母只要到退休年龄,给每个月200块钱的津贴,十年的员工到2017年就提到每个月500块了,这个补贴是不在工资内,单独给的。因为我感触蛮深的,现在农村培养一个大学生几乎是举全家之力来让他去上学。而大学生毕业后仍然比较艰难地在城市生活,要租房子,有自己的消费,收入也不会太高,父母也顾不上。这个钱在农村,买菜买米买油就够了。




关键词:

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,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来邮来电告知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精彩图文
图文推荐
本周热点